东山蔷花

已爬墙 偶尔回这个号

不要fo我

这里的内容还有推荐的内容都容易让你生气

尤其安吹千万不要看

过激天雷ala

看到这俩字就不舒服的那种

所以把allaalalal都屏蔽了

狗血养老咸鱼

废话lo

一个挣扎者的自白。

她正在体育课上跑步,视野上下颠簸,蓝天黄叶,绿色的操场都在眼前闪过,突然就想起了她想要写下。
想要写下,想要描绘,想要抓住那些景色,抓住那些碎片,在脑海中拼凑成字句。
可是脑中一片空白,除了记忆中不断闪过的景色碎片什么都没有。
前一天晚上,夜幕才刚落下,白色路灯亮着柔和的光,她觉得这景象真美,却不知如何描述,脑中闪过一个词“透明的灯”。
透明。这个词太简单了,怎么能描述出这种美?心头涌上一片灰暗,转过弯不再想它,却放不下。
太久未写过什么,双引号都从常用符号里消失不见。
那大概是深海里的夜明珠,被水泡裹着,在邪神降下的黑暗中发着柔和的光,像是仅存的纯洁善良,零星却坚定。
太华丽了,她嘲笑自己。这样幼稚的文字怎么可能真正用上,这只是日常,真实景象不过是初夜里几盏柔和的灯,沾了灰的玻璃使白光染上了涟漪般的水色,在摇晃的树枝间发亮。
渲染太过,没人会看得到。她在心里说,可怎么才能尽可能简单地写出我想要的?
还有她看了无数次却无法动笔的景色。一切都很普通,蓝天,缀在高枝上迟迟不落的枯叶,像是松松挂上的一串串风铃。日光温暖橙黄,照得红砖白漆亮眼炫目。
这些怎么够?那是她在心中赞叹了千万遍的景色,那种安逸,祥和,这点文字怎么能足够描绘?哪怕上课时分大家纷纷赶来,人流涌动,她也认为这是祥和舒适的,并不曾怀疑过,这是她爱的气氛。可她左顾右盼,再抓不到任何字句。昨夜写语文期中论文的无力感又重现了。她偏要写李白,写着写着却觉得自己不知所云。此时她甚至无字可落。
太阳也差不多晒够了,该回去打个盹,补数学作业了。脚边的枯枫叶正好躺在长凳的阴影之内。
平淡的生活仍要继续,心中闪过的场景片段却不知何时才能落成字句,毕竟,她已经不知道怎么为他们开头。以景开头,太无趣,直接写下,却又没了铺垫,太过突兀。索性放着,等到那个开头拼凑起来。
午觉还是要睡个十分钟的,数学作业也还是要补的。说好结束这些作业就动笔,可是那又是什么时候呢。心中焦躁不安,害怕终有一天又将这些场景丢下。
但至少不是现在。

她又想起了那些事。你真的写不出什么了。她对自己说。可你要落笔,不然就是再也写不出什么了。

评论 ( 9 )
热度 ( 2 )

© 东山蔷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