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山蔷花

已爬墙 偶尔回这个号

不要fo我

这里的内容还有推荐的内容都容易让你生气

尤其安吹千万不要看

过激天雷ala

看到这俩字就不舒服的那种

所以把allaalalal都屏蔽了

狗血养老咸鱼

废话lo

被遗忘的二十四小时【挽卡】

想了想还是放在这个lo 不过这里还是用来放瞎bb的

 除夕的时候群里抢红包挽挽点的【捆绑play】【挽卡】 emmmmmmmmmm 【ooc ooc ooc】 非常【清水】的【卡米尔乙女向】小短篇 【烂尾】沙雕直男编不动了!【沙雕】+【狗血】夹带了很多私心

为什么我圈不到人 智障lofter智障电脑

-----------------------------------------------------------

  “哇,这个眼影的颜色,感觉很像你的眼睛诶,我抹上会不会好看……”


  卡米尔叹了口气。他一个十五岁的花季少男,正是应该在凹凸大赛里大展才华助大哥赢得大赛的时候,现在却在挥霍时间,在吵吵嚷嚷的商店里陪女孩子逛街,这实在是太荒谬了……而这一切,还要从三小时前他醒来那一刻开始说起……


  


  “什么?这就是所谓的捆绑play?骗人的吧?我要投诉!”然后是一阵纸张翻动的声音,“算了,好歹还剩个脸。”


  卡米尔是被叽叽喳喳的女声吵醒的,随后他感到自己的脸被人轻轻捏了一下,危机感使他立刻清醒过来;他本以为自己是被星月魔女之类的人使诈抓来了这里,大脑已经开始迅速运转思考周旋逃脱的方法,然而睁开眼之后他却彻底懵了。


  这是一个他从未见过的明亮房间,然而房间里的设施都显得有些古老过时了;在他的面前,蹲着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伸出的手悬在半空,看来就是这个人刚刚捏了他的脸。他试着挣动了一下,却发觉自己被捆得严严实实,像个粽子一样,元力技能也无法使用。


  “我希望能在死前得到一个解释,”他冷静地开口,首要的事情是拖延时间和摸清情况,说不定还有转机,“你是谁,为什么要把我绑到这里,或者,你是怎么做到的?”


  “对不起!不是你想的那样的!”那个人连忙解释道,是之前的女孩子的声音,“是这样的,我因为手气太差,连续两个红包都只抽到一分钱,所以作为补偿就得到了一个机会,可以和梦中情人共度二十四小时,附加条件是捆绑play……不过我觉得我遇到了不良商家,捆成粽子也叫捆绑play吗?”


  卡米尔更疑惑了。这是什么无厘头的展开?他完全不知道捆绑play是什么意思,而且和梦中情人共度二十四小时这种设定……等等?!他猛地红了脸,猛眨着眼看着面前的人。可是难道自己干了什么混账事吗?不可能吧?而且这个人,到底是男是女,怎么和自己一模一样?


  “我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是更生秋挽,你可以叫我挽挽或者莉齐,虽然和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但是我已经喜欢你很久了!所以才扮成你的样子!呃,应该还是挺好看的吧?总之,接下来的二十四小时相处愉快!”


  看这个情况,应该是恶作剧的女孩子吧……确认自己不会有生命危险后,卡米尔觉得这样不行。“谢谢你的喜欢,可是我现在正在和我大哥参加凹凸大赛,想必你应该知道,这是一场生死攸关的比赛,所以我希望能尽快回到大哥身边,也希望你告诉我回去的方法。”


  然而面前的女孩子却古怪地摇了摇头,说道:“不行哦,你现在已经不在凹凸世界了,不过完这二十四小时还回不去呢……”她见卡米尔的神色瞬间变得僵硬,连忙捡过了地上的纸堆,“我读说明书给你听啊,‘对方将会在这个世界停留二十四小时,期间对方所在原世界的时间静止,二十四小时后对方将回到原世界且清除在这个世界的记忆,也就是说这二十四小时不会对你和你大哥所在的凹凸世界以及你们的未来产生任何影响啦……”她将那张纸举到他面前,卡米尔迅速浏览了那段说明,并将底端附加条件的方框内填的“捆绑play”也一并收入眼中。


  “也就是说,我只要在这里待够二十四小时就好了吧?姑且不论你把我捆成了个粽子,我并没有多余的心情陪你……约会。”


  “不是我捆的啊!都怪不良商家!我本来是想……”女孩正要比划着解释,说到一半却又突然闭了嘴,“……总之我这就帮你把绳子解开!反正这二十四小时不会对原世界产生任何影响啦,你就陪陪我吧……”她不知从哪儿摸出一块波板糖递给他。


  他犹豫了很久,才叼住了那块波板糖:“……好吧。”


  


  “你在想什么呢?”坐在对面的挽挽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将他从神游中拉到这个世界。


  他张了口,却发现没什么可说的。说自己在想大哥他们此时怎样了吗?可凹凸世界的时间并没有向前走动,不会有任何未知的事情在他们身上发生;那么接下来的战略方针?说来也好笑,来到这个世界后他连之前在凹凸大赛里做过些什么都不清楚,距离开的时间越近记忆越模糊,又怎么可能想什么策略。卡米尔的思绪在大脑里巡游了一圈,最后却发现全是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古怪印象。


  “……没什么。”于是他说。


  “可能你还是不习惯这个世界吧?毕竟这个世界比起凹凸世界大概是要落后多了,我们所知的一切大都局限在这个小小的星球。”挽挽说着吸了一大口果汁。


  “或许吧。”他看着挽挽天真的表情,“……但我觉得,这个世界很美好。”


  凹凸世界里一切幸运与不幸都是由神规定好的,哪像这里,所有的故事都可以自由地续写。


  他们共同沉默了一会,而后挽挽将牛肉下了锅。骨汤滚沸着,蒸腾的热气温暖了他们周围的空气,却让他看不清挽挽的脸,只听到她说:“既然你这么觉得,那么就好好享受接下来的时间吧!”


  “先从美食开始——这是全世界最好吃的东西——火锅!吃完了这一顿,我再带你去挑一些适合你的衣服!保证把你打扮得特别帅气!”


  又要逛街吗……他哭笑不得,却在将蘸了花生酱的虾滑放进嘴里时瞬间把那些不安都抛到了脑后。


  真的……很好吃。


  


  他们又在商场逛了很久,卡米尔不断地被挽挽要求试衣服,手中的大杯加糖奶茶断断续续过了很久才喝完。走出商场的时候卡米尔已经全身上下都换过了,包括脖子上的围巾和头上戴的毛线帽。


  他从来不知道女生是这么可怕的生物,毕竟他有限的人生里不是在皇宫里就是在当海盗,简而言之都是跟着雷狮,而他俩自然也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么一件令女生疯狂男生流泪的名为逛街的事情。卡米尔已经觉得疲倦的时候,挽挽脸上居然还闪着兴奋的光,这让他感到不可思议。当挽挽终于宣布结束的时候,他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出了商场,他们又马不停蹄地到了游乐园,牵起了气球,买了棉花糖,上了海盗船。挽挽总在他耳边念叨些台词,念得他浑身不自在,可拉着他的这个女孩笑得这么快乐,他的心情也不自觉变得轻松起来,仿佛置身梦中。他们在游乐园又逛了很久,一直待到太阳下山,黄昏落幕,游乐园亮起五彩缤纷的灯。


  “天都黑了……”挽挽在他身边说。


  这时天空中传来砰砰炸裂的声音,卡米尔抬头望去,只看见色彩斑斓的光点纷纷落下。


  “是烟花!”挽挽也看向那里,“新年的烟花!要不是新年还见不到呢!”


  五颜六色的光点随着一声声长啸缓缓上升又忽地炸开,化成明亮耀眼的花朵,照亮夜空,又缓缓散去。两人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直到烟花彻底消散。


  “如果……大哥也能看到这一切就好了。”卡米尔轻声说。


  “说不定,他已经见过了呢?”挽挽说。


  卡米尔略有些惊讶地,回过头来看她。


  “你想啊,这二十四小时对那个世界的你们就仿佛不存在一样,说不定雷狮其实也来过了,只是他不记得了而已。”挽挽笑了笑,“不过,他只要来过,一定也会搞出一堆乱摊子吧。”


  “或许吧。”卡米尔不置可否,“但是,为什么我们会因为这么轻巧的理由,就出现在这个世界,感觉就好像……”


  被随意丢弃到这里一样……


  “因为,喜欢着你们的人都希望你们能体验这个美好的世界啊!你不也说过,这个世界很美好吗!”


  “……你说的,也有道理。”


  


  这是礼物。隐隐约约似乎有人在他梦中说。


  


  第二天早上卡米尔醒来时,跃入眼帘的又是挽挽的脸,但是多了两个浓重的黑眼圈,还有她捧在眼前的手机。


  “你醒这么早干嘛!”挽挽似乎被他吓了一跳,连忙站起来后退几步。


  “我倒是想问你难道一晚上没睡吗,怎么一大早跑到客厅来……拍我的照片?”他叹了口气,坐了起来。


  “嘿嘿……”挽挽把手机藏到了背后。卡米尔的睡颜照!可以珍藏一辈子!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卡米尔开口了。


  “我怎么回去?”


  “说明书上写的是……二十四小时到自动消失。”


  “你回到那边之后,凹凸大赛,要加油哦!”挽挽举起了手掌。


  “当然。”他也举起了手,与挽挽一击掌。

------------------------------------------------------------------

end

评论 ( 11 )
热度 ( 17 )

© 东山蔷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