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山蔷花

已爬墙 偶尔回这个号

不要fo我

这里的内容还有推荐的内容都容易让你生气

尤其安吹千万不要看

过激天雷ala

看到这俩字就不舒服的那种

所以把allaalalal都屏蔽了

狗血养老咸鱼

废话lo

【始春】天台飘落的银莲花

我已经是个废人了.jpg,但是还是要为组织添砖加瓦——!
呃,然而半年没好好动笔,感觉自己的文笔已经废了【绝望脸】
那什么,关爱高三狗,这是我第一次写始春,也是高考前最后一次……崩了怪我orz

****花吐pa × 没什么用的教师设定 × 乱来的天台梗 × 莫名其妙开始意识流 × 标题乱起****

微新葵,如果你能看出来的话

文废表示没脑洞的时候堆paro就能成就一篇文~【滚吧】
呃,那什么,下次再写我自己都不会允许质量这么差的东西出现的,这次就,放过吧【葛优瘫】【吐魂】
粮少到去对家吃剩饭(x

——————————————————————
1、
好像有点糟糕。
弥生春看着洗手台上的片片金黄花瓣,感受到了人生的危机。

2、
黄莺在悬崖边唱响第一支赞歌。

3、
“真的是……花吐症吗……”纵然是读遍各大文学网站耽美百合言情小说的弥生春,此时也有些不敢置信。
“是的……”皋月葵脸上带着歉意,“治愈的方法只有两个,一是得到爱慕之人心意相合的吻,二是彻底忘记,否则三个月过后就会因此而死……”
“喂喂……你别一脸抱歉的样子吗?害我得这个病的人又不是你啊。”春笑了笑,想稍微缓和一下气氛。
“咳咳……”皋月葵捂嘴咳了几下,摊开的掌心落着几片粉白花瓣。春一时呆住了,惊讶地张开嘴,却没能说出什么。
“不用担心我……春桑怎么看?我反正是,不想忘记呢……”葵的笑容终究有些沮丧,不再爽朗如常。
“说什么不用担心!你看上去比我严重多了吧!”
“我会解决的,真的。比起那个,春桑你呢?”
“我吗……”春低下头,终究说不出什么。
“别放弃啊,春桑。不试试的话,谁知道呢。别一开始就放弃啊。”

4、
悬崖边躺着一只懒洋洋的狮子。它喜欢躺在那里晒太阳。黄莺知道自己闯了它的领地,但它依旧喜欢在悬崖边上歌唱。

5、
“别一开始就放弃啊。”
话是这么说,但他从哪里开始都不知道……
语文老师弥生春,竟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了与自己同教一个班的数学老师睦月始。
睦月始,全校第一大冰山。即使面对最狂热的粉丝(霜月隼)也纹丝不动(象征意义)。虽然他们确实是心有灵犀的合作伙伴,但他不认为他们的兄弟情能撼动这座冰山,尤其是,始还时不时会嫌弃他。
不对,是嫌弃加施暴!!!
我能怎么办啊,我也很绝望啊。三个月才刚开始,但弥生春仿佛已经看到了尽头。
得过且过。

6、
狮子喜欢在太阳底下睡觉。但自它听到黄莺的第一声歌唱后,它的眼睛便有了注视的方向。

7、
暑假很快就过了。
好像已经没法得过且过了。
原本也许只是萌芽,可他越是想忘记,那个人的影子却在他心中刻下更深的印迹。
心里有个声音悄悄地说,自欺欺人,你心中的芽已经萌生出来好久啦。
弥生春看了看满地的金黄花瓣,因为他懒得打扫,或新鲜或干枯的花瓣已经铺满了他的卧室。
要开学了,但是,他完全舍不得离开……每当他收拾好行装打开门,都像是有什么粘住了他的脚,连第一步都无法踏出。
“始,开学前,我们来聊聊吧。”
短信已发送。
他突然想说他只是手一抖。

8、
某一天,黄莺跌跌撞撞飞来。
“嘭”一声枪响,黄莺坠下。
它尽力飞向悬崖边,但狮子没能接住它。

9、
“咦,始你……”
“你太久没动静,我就过来找你了。”始对他晃了晃手机,上面显示的是他发来的短信。
他一时语塞。
“不请我去你家坐坐?”
“呃,我家今天太乱了,还是别吧……”满地的花瓣怎么能被看到……春原本想下楼,却因为下一个台阶的睦月始,脚不自主往上走。
“你都躲了我一个暑假了,我以为你做了什么亏心事。”
喜欢你算是一件亏心事吗?大概算吧。春腹诽道,下意识推开了天台的门。属于高空的风卷来。
“风真大啊……”春的卷发迎风乱飘,糊了他一脸。
“是呢。夏日的风啊,你又要这样感叹了吧。”
“不,比起疾风,还是这个高度让我更想感叹一些……”他抓紧了锈迹斑斑的铁栏杆,往下望了一眼,不真实感立刻向他袭来。
“始你,有没有听过一个故事?”

10、
翅膀被折断的黄莺没能飞起,坠亡在崖底。

11、
“始有没有觉得,黄莺和狮子的性格,很像我和你?”
“我不否认。”
“始相信前世今生一说吗?”
“……相信,或是不相信,又如何?”始停顿了一下,“你啊,别又拿哪个博物馆里看到的传说变个花样来蒙我啊。”
“诶,这么快就猜到了?!”
“说了这么久,你到底想说什么?”
“始不可能猜不到吧?我的翅膀,要被折断了啊。”
“……”
“如果有一天,我突然不见了,不要来找我,好歹我也算是和你说过一声再见了……”
不行,说不出口。
但是,自己讲的故事,好像还是有些长了……咳咳。仿佛胸中有什么要满溢出来。大概是那些花瓣吧。他紧紧捂住嘴,感到有些头晕目眩。
“啪嚓”铁棍断裂的声音。
如果从这里掉下去,大约需要四秒半。
大概就像黄莺飞翔在空中。

12、
“银莲花么……”
他并没有向下坠落。他的手被拉住了,腰上也有了支撑。片片花瓣从他耳边掠过,从空中坠下。
“春……你总是在等。如果我没有来找你,你是不是要等到死呢?”
“始?!”
他看见始的脸在空中晃悠,突然又浮在他眼前。
“这两个月你竟然一直没来找我出去旅游或是组团自助什么的,我早就很奇怪了,在好多群里问了你的情况,最后还是葵悄悄告诉我了。”始将他稳稳搂在怀里,“不就是花吐症么?你看的那些东西我也看过。”
“告诉我,那个人是不是我。”

13、
巨大的诱惑啊。
心爱的人就在面前,问你要不要答应他?
“……是。”
“那就好办了。”
正像始本人一般坚定的一个吻印在他唇上。
胸中像是有什么立刻疏解了。

14、
“怎么,有那么惊讶么?”
“……说真的,我实在想不到始会有这份心意……本来以为要病死在花瓣中了。不过这样倒也挺浪漫的呢。始居然知道银莲花的花语,这也让我有些小吃惊啊。”
“傻瓜。别再想你的黄莺了,赶紧把你家好好扫了吧。”
“还好我没有像你等的那么久。”

∞、
春突然想起,也许他应该打个电话给葵。他们有一段时间没联系了,他还要谢谢他才行,而且也不知道他情况如何了。
“喂?春桑?”
电话对面的声音听上去如从前一般有着朝气。
“葵?你还好吗?……你的病怎么样?”
“已经没事了哦。倒不如说春桑你呢?”
“……嗯,已经好了。真是,谢谢你了。”
“我也没想到真能帮上忙呢。不过,也许是春桑稍稍有些迟钝了吧?”
“呃?是这样的么?”
“毕竟越是在身边的东西,就越难体会到存在嘛。会觉得‘本来就是这样的所以没什么可进一步的’——这样的想法。我现在深有体会啊。”
“嗯,我也是。”春不禁轻笑。
“那么,没什么事的话,就先挂了哦?我现在在游乐园呢,你要过来玩吗?”
“游乐园吗?好巧我也在呢,说不定一会我们就能碰到哦。那,一会见?”
“一会见哦。”
春拿开手机,电话挂断前隐隐约约听见那头传来一声熟悉的“葵~”。
啊呀,感觉好像自己又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呢。该说竹马终成cp么。
“春,走了。”
弥生春抬头,看见睦月始不知何时已经站在面前,手里递给他一个甜筒。
“好。”
今天的haru wink,无论谁见到都要说,闪亮得不能再闪了。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_(:з」∠)_

评论 ( 4 )
热度 ( 44 )

© 东山蔷花 | Powered by LOFTER